大本钟声。

异世通梦,恨不同生。

也许是自述方面。很乱。随便看看吧就。

啊、要是有什么指导就请直接评论吧,小窗也行!这儿非常欢迎!
扩列也行的,这里吃JK和DK。D总真是异常美好了。习惯性的称Spade为King。
辣眼抱歉。

〔1〕
“どうにもならない知ってるんだ.”
也許我本就是一個充滿厄運的孩子吧。

『對不起,KING,又要讓你一個人看家了。』

這已經是第幾次了呢,大概已經記不清了吧。彷彿自從記事起,父母便是在世界中來回奔波。他們忙於種種生意,一年中能夠一家團聚的日子少之又少。但也僅是這樣屈指可數的日子裏,卻能給自己帶來無限的快樂,我貪婪地享受著一切,享受西餐、燭光與笑容,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,就如書中所說“歲月靜好”那般。剩下的時間就僅有自己與這空蕩蕩的宅子相伴。若是說還有什麼娛樂活動的話,也只有書吧,只有在看書的時候,才能暫時忘卻孤獨與遠去的父母。理應說這樣分別的情景應該司空見慣了才對,但到了分別的時候,心中卻如抽搐般的難受,臉上掠過失落的表情,好在父母並沒有發現,他們仍舊興致勃勃地說著這次外出的計劃。

『KING很堅強,一個人也沒問題的對吧。』

我自然是理解他們的。他們有自己的工作、自己的任務,而這一切也是為了我們的家,我怎麼能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耽誤到他們呢。心中便是這樣想著,抬起頭露出一個儘可能看起來高興的笑容,母親經常誇我是一個“小小的男子漢”,這樣的我,怎麼能拖後腿呢。

-嗯,沒事的,放心去吧。

〔果然,還是在意的吧...我不過,只是一個膽小鬼罷了...〕

『少、少爺!船在途中遇到事故沉沒了!老爺與夫人下落未明,恐怕已經...』

-什麼??!

〔根本...不可能的啊...〕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〔2〕
“せぐりあげた思いは,言叶に出来ないまま,悬命に泣き唤く.”
-抱歉,DUMP,我不是你的僕人。

『你的父母欠了一屁股債,然後扔下你跑路了。要不是有我爸爸媽媽的照顧,早就已經死了吧!』

-不是、不是這樣的!我的父母...

〔要是我當時能攔住他們,該有多好。〕

終究還是沒有勇氣說下去,父母最後一次離去的情景還歷歷在目,我永遠不會想到,那雙漸漸遠去的背影,竟然是我與他們見到的最後一面。的確,自從父母去世之後便是自己的舅父舅母撫養著自己,他們給予了我不下於父母在世時的關心,甚至對我的關注更甚於對他們自己的孩子DUMP,但我終究快樂不起來。我萬分感謝他們,我沒有任何的不滿。每年冬季大雪紛飛的時候,我便會站在窗口,細數著腦海中存有記憶的每一件事,每一份快樂,而這一切都在父母去世後戛然而止。

『聽好了,你一個人把地板打掃幹凈,這是命令。』

說完這句話,DUMP便帶著隨從揚長而去,只留下了一地狼籍。還是命令麽?但我的確無法拒絕,DUMP一家是我的救命恩人,比起這個,打掃地板又算得了什麽呢。不知為何,眼前又浮現曾經與父母相處的點滴,卻只是無可奈何地笑了笑。

〔果然,還是回不去了吧。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〔3〕
“约束しようよ指切った.”
-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啊,就算死了,也沒有會為我傷心的家人。

僅僅相隔一個爬梯,下面皆是為了巨額贖金而來的劫匪,而自己與眼前和自己年齡相仿的、自稱“怪盜”的兩人已被逼入絕境,心中緊繃的弦還是斷了。我遠遠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堅強,即使已經過了數載也仍是當年那個面對父母不敢道出心聲的膽小鬼。一直沒有說出的話在這危急時刻還是吐了出來,我孤身一人,早已沒有了家人,無論怎麽樣,都沒有人會來過問的吧。而且若是我喪命於此,反而只會給DUMP的父母減輕負擔,這樣一說,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呢。

『笨蛋,沒有的話去尋找不就好了麽?沒有為你傷心的家人的話,去找到不就行了?沒有夢想的話,現在開始去尋找不就好了。』

〔尋、尋找?!〕

我也曾想到過尋找家人與夢想,當時的我甚至不清楚堅強和麻木的界線是什麼,有時候似乎什麼都不在乎,可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因為太乎一切了。失去的東西怎麼可能找的回來啊,我一直都這麽想著,從而使自己真正成為了“什麼都不在乎”的人,直到現在,再次聽見名為JACK的少年所說的,尋找家人與夢想。

〔難道一直都是我自己在放棄自己嗎?〕

『嘿,小鬼們!』

思緒被一個男聲拉回,這時在發現劫匪們已經開始順著爬梯爬上來了,方才出現的夢幻的憧憬,在現實的重擊下轟然碎裂,我們仍命懸一線。為首的劫匪用槍將JACK手中的瓦斯罐打得千瘡百孔,罐中的冷凍瓦斯在夜空中如星星般閃閃發亮,但在我眼中卻只是像跳起了死亡之舞。

『那已經是最後的底牌了,之後只能等著奇蹟的發生了。』

-這就是,結束麽?

然後,便看到了令我永生難忘的情景。那,是真正的奇蹟。那些飛舞在空中的小小冰晶,凝結成冰雹,落了下去,將劫匪們砸暈了!我看著身旁得意的JACK,臉上的表情有震驚轉為敬佩。

-原來,你是故意要他射穿瓦斯罐的麽?!

『當然啦,妙計早就施展好了!這,就是怪盜喚起的奇跡!』

〔怪盜...喚起的奇跡麽...?來自怪盜所證明的奇蹟!〕

臉上卻已悄然浮現出了笑容。

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〔4〕
“さあ掻き鸣らせ证明の歌.”
-“師傅是誰?”

悄悄潛上JACK與QUEEN的小筏,在他們正為自己而自豪時冷不丁冒出一句,饒有興致地看著兩人驚訝的反應。

-至於我是怎麼上來的...還是多虧JACK你之前的方法啦。這可不是偷學哦,只是利用一下而已,相必你不會介意的吧。

我終究還是做出了決定,JACK之前的一番話給了我極大的鼓勵,與其依靠這舅父舅母過著並不自由、寄人籬下般的生活,到不如離開他們,像JACK所說的那樣,尋找屬於我自己的親人與夢想。

-我決定了!我也要與你們一樣成為怪盜!

-DUMP,抱歉啦,我不會再聽你的命令了!請將我的致謝帶給你的父母吧!

『要想成為怪盜可是需要很大的覺悟哦,能跟上我們麽,KING?』

-當然啦!

小筏在大海中越飄越遠,我看到沉寂的黑夜在月亮與星星的點綴下閑的格外閃耀。我已經多久沒有這樣愜意的欣賞過夜空了呢?不過這已經不重要啦,因為現在的KING可已經不再是曾經的KING了,而是實習怪盜KING!

〔5〕
出發吧,去往嶄新的世界♪

评论

热度(2)